• <nav id="qey64"><nav id="qey64"></nav></nav><menu id="qey64"></menu>
  • <menu id="qey64"></menu>
  •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他鄉亦故鄉
    萬里,也從新疆來
    譚功才 2015-09-19 21:03


    譚功才,男,1968年出生,土家族,原籍湖北恩施,1993年南下廣東打工,并于2001年定居中山市。著有散文集《身后是故鄉》《鮑坪》等多部,其中非虛構散文集《鮑坪》入圍2014年全國魯迅文學獎。





    一直以為萬里是個不折不扣的新疆人。他長得粗獷,一口普通話帶著濃烈的新疆味。況且,我還看過他的散文專著《萬里抒懷》,里面講的那些事全是有關新疆的。

    我這樣說,你自然就知道萬里不是新疆人。而我要說的是,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呆久了,難免會與那里的水土產生某種化學反應,甚至形成與那個地方相吻合的某種特質。譬如萬里的豪氣與粗獷,以及新疆范兒的幽默,還有對新疆風物和美食的格外偏好。說起美食,萬里自從做了廣東中山市作協的頭兒,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帶我們去清真餐廳,或者極具新疆風味的餐館,一邊開會一邊品嘗非常地道的新疆菜。當然,還有我們百聽不厭的那些有關新疆的段子。幾乎每次吃完飯,萬里都逃不過大伙兒一點都不過分的要求。全市作協會員幾百號,但就是沒一個新疆人,甚至連去過新疆的也數不出來多少個。大家對于新疆有限的了解除媒體外,最多還是文學作品。而更多更生動地增加對新疆的全面了解和深刻認知,眼前這個在新疆工作過近二十年的人,大家怎么會輕易放過?

    是的。萬里在河北唐山長大,高中畢業后就一直在新疆求學,然后又分配在新疆一家報社工作。后來的后來,萬里就來到了南粵中山,在一家聞名全國的集團公司擔任該企業公司內刊主編。再后來,萬里就進了眼下這家報業集團成為一名記者。這期間,萬里憑借扎實的功底、敬業的態度、活躍的思維、豐富的閱歷,一步一步走到了《中山日報》總編輯這個崗位。這期間,除了專業上取得的巨大成就之外,他還利用閑暇時間悉心研讀歷屆諾貝爾文學獲獎作品,并出版了數十萬字的評點專著《諾貝爾獲獎之謎》,在國內相關領域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旋風。他走馬上任中山市作協主席,也使得我們有更多機會在一起分享他那些與新疆有關的難得經歷。

    萬里講他剛到中山那時候,常常會被人誤認為是新疆人,也因此而被加分,得到受益——似乎,那時大家對遙遠而陌生的新疆人有種天然的好感。每每聽說他曾在新疆生活過,總會要他講點有關新疆的奇聞異事。如同廣東的其他城市一樣,中山真是一座包容性非常強的城市。非常熱愛新疆的萬里時常說,我們對新疆的認識,不能僅僅停留在歌舞、葡萄干、哈密瓜,以及頭戴小花帽等等這些表面符號上。這些符號,某種程度上或許會產生出認知的距離。

    其實,在新疆的日子特別是最初那些年,萬里經常要到基層采訪,接觸過很多的普通新疆人,真切地感受到了新疆各民族身上與內地其他民族同樣具有中華文明傳承下來的諸多優秀品德。因為近年來發生的數起暴力恐怖事件,以及平時大家與個別新疆商販溝通不夠,使得相互之間的接觸和了解出現了一些問題。對此,萬里認為:“我在新疆工作了整整19年,算是比較了解新疆人。無論哪個民族,他們都是勤勞智慧、熱情善良的。事實上,如今某些人對新疆人的這種偏見,常常是由于幾顆老鼠屎壞了一甑子大米飯!”

    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和當下現實,萬里萌生出一個更為宏大的想法。他準備在本土權威媒體上開辦一個類似《我從新疆來》的欄目,讓手下的記者深入一線,進行全方位深入細致的采訪,報道新疆人以及其他少數民族在改革開放最前沿的中山工作、生活、創業等多方面的事跡,使廣大讀者特別是青少年讀者切身感受外來少數民族那些鮮為人知的勵志故事,為更好地增強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做出一份努力和貢獻。通過主流媒體的輿論引導,進一步在中山大力弘揚民族團結進步的正能量。

    對了,萬里本名鄭萬里。一個原籍河北、在新疆工作生活過又在中山創業有成的血液里有著濃濃新疆情結的準新疆人。


    0
    酒店激情双飞无套啪啪
  • <nav id="qey64"><nav id="qey64"></nav></nav><menu id="qey64"></menu>
  • <menu id="qey64"></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