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ndrp"></address>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
            長城:凝聚中華民族的奮斗精神和愛國情懷
            2022-06-20 10:24

            2019年8月,正在甘肅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嘉峪關關城,察看關隘、建筑布局和山川形勢,聽取長城文物遺產保護和歷史文化傳承弘揚情況介紹??倳浿赋觯寒斀袷澜?,人們提起中國,就會想起萬里長城;提起中華文明,也會想起萬里長城。長城凝聚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和眾志成城、堅韌不屈的愛國情懷。長城、長江、黃河等都是中華民族的重要象征,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標志。我們一定要重視歷史文化保護傳承,保護好中華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脈。

            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我們做好長城保護和研究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作為中華文化的核心組成部分,長城文化也是文化強國和文化自信的重要內容。在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背景下,長城保護和研究要服務于國家的發展戰略,不斷賦予長城文化新的時代內涵。


            長城1.jpg

            萬里長城·平型關


            長城維護了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和發展壯大


            秦統一中國后廢棄魏長城、趙南長城、楚長城和齊長城,并在戰國時期秦、趙、燕三國長城基礎上,于短短15年間連接了趙北長城、燕長城。從此,中國第一次有了“萬里長城”的概念。漢朝建立后,棄用原秦長城部分,在燕趙長城基礎上繼續向西,把秦萬里長城的燕國、趙國部分連接起來了,又經敦煌、陽關、玉門關直至西域修筑漢長城。1000多年后的明萬里長城則又被稱為邊墻,它東起鴨綠江畔虎山、西至居庸關,以北齊、北魏、秦、漢、隋時期的長城為基礎,另外還修建了祁連山東麓至嘉峪關部分。

            某種程度上說,長城就是一種國家治理秩序,使各民族可以在其關口里自由交易,而不是通過戰爭相互掠奪。長城的修建,對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對中華文化的發展興盛具有重要作用,它見證和推動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形成、發展。

            長城是民族遷徙交往、彼此融合的見證。2000多年來,各民族的大遷徙、大融合從未中斷過。漢武帝時期,隨著疆域的擴大,為加強對邊疆的治理,多次移民興邊,最多時從中原遷徙70多萬人口到邊疆地區。明朝也多次從江南移民來守衛長城。最初,守城者只在長城以內的土地上耕種。慢慢地,長城兩邊的各族百姓通婚越來越普遍,逐步形成了長城兩邊皆故鄉的局面。以遼寧段長城為例,明朝戚繼光率3000名浙江義烏兵戍守長城,然后建村、建城,許多碉樓都是用家族姓氏命名的,有張家樓、李家樓等。明朝以后,與長城有關的大規模遷徙現象還有走西口、闖關東,由此還在東北產生了一個名詞——關里家。到清代,康熙皇帝允許前朝守城將士、軍戶遷到長城以外定居??梢哉f,長城從某種角度上呈現了一種血緣關系——民族大融合的成效。


            長城2.jpg

            萬里長城·位于山西大同的云岡堡


            長城是民族脊梁,是兄弟之間的院墻


            我們遼闊的疆域是各民族共同開拓的,我們悠久的歷史是各民族共同書寫的,我們燦爛的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創造的,我們偉大的精神是各民族共同培育的。長城,也堪稱這些“共同”的見證者。

            作為人類有史以來歷時最久遠、規模最龐大的建筑體系,作為我國現存體量最大、分布最廣的世界文化遺產,長城以其上下兩千多年、縱橫上萬里的跨度,鑄就了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和跨越時空的精神價值。雖然曾經有刀光劍影、烽火連天的崢嶸歲月,但中原農耕文化與草原游牧文化、山地漁獵文化在長城南北的相互激蕩、交流交融始終是主流。

            長城體現了中華民族保衛疆土、熱愛和平的不懈追求。各兄弟民族共修長城、共護長城,都為形成、鞏固和發展統一多民族國家作出了貢獻。漫長歲月里,很多兄弟民族都曾修筑過長城,包括遼、金、元、清朝代的各個少數民族入主中原時期。

            北魏(386—534年)是鮮卑族建立的政權,曾大規模修筑長城,長約2000余里。北齊(550—577年)是鮮卑族建立的政權,共6次修建長城,合計5000余里,如今山海關、黃崖關、山西呂梁等處均有其遺跡。隋朝(581—618年)是漢族與鮮卑族共建的政權,共5次修長城,“東至黃河,西距綏州,南至勃出嶺,綿亙七百里”。到了北宋(960—1127年),中國歷史處于宋、遼、西夏、金的割據時代,宋王朝不再修筑土石長城,轉而自保定以北至海河口一線連接水網,修建了一條其深度既無法行船又無法徒涉的“水長城”,并在沿線筑起一批城堡。金朝(1115—1234年)是由女真族建立的統治中國北方和東北地區的王朝,其修建的金長城(也稱金界壕),長約5500公里。由此,少數民族政權修建的長城已達上萬公里。清朝(1636—1912年)沿用歷朝長城,曾有過康熙的“不修邊墻”令。但實際上,清長城在明長城的基礎上,拆掉了遼寧境內的長城,在新疆則沿用漢、唐軍事設施,又新建了長城并且頗具規模、地域跨度大,其范圍包括絲綢之路新疆沿線、淮河以北所有省份,尤以黃河之北最為密集。

            回顧修筑長城的漫長歷史,可以清楚地看到,長城是中華各民族共同創造的產物,堪稱兄弟之間的院墻。

            2019年1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長城、大運河、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明確了“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包括戰國、秦、漢長城,北魏、北齊、隋、唐、五代、宋、西夏、遼具備長城特征的防御體系,金界壕,明長城。其中涉及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山東、河南、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15個省區市”。這中間,北魏、北齊、西夏、遼和金界壕都是少數民族政權修建的長城。

            這個方案是第一次明確將兄弟民族所修建的具有長城特征的防御體系都歸納到長城概念中,極大地豐富了長城的內涵和外延,在中華文明史上具有重大意義。

            其實,對長城的概念應該予以系統認識。歷朝歷代都在修建和沿用長城,它屬于層累性的歷史建筑,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我們以前只認為長墻是長城,而忽略了成串成串的戍堡和烽燧也是長城體系。只要烽燧、驛站水源未干,歷代中央政府就反復新建、擴建和使用長城。比如世界文化遺產——新疆克孜爾尕哈烽燧,它單獨是無法預警的,必須與其周邊烽燧共同配合才能起到預警作用。因此,長城作為一個帶狀性的建筑,從時空上都不宜采用單體評價。我國境內的、歷朝歷代的長城資源,應該全部屬于世界文化遺產。

            只有將長城看作是一個層累性建設并持續使用的整體,才能更深刻地理解萬里長城對于中華民族的長遠價值和重大意義。 


            長城3.jpg

            萬里長城·位于河西走廊西端的嘉峪關

             

            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與長城文化


            在全社會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迫切需要進一步深刻認識長城文化。正是在長期不斷修筑的過程中,萬里長城逐漸成為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和中國大一統的象征。

            長城能夠增進文化認同、匯聚民族力量,形成各民族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的強大精神紐帶。2000多年來,維護和發展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始終是中華民族高于一切的政治理想、精神寄托和道德情感,始終是我國社會歷史發展的主流。長城南北的文化信仰相互認同,各民族之間的和合始終是大勢。守長城供關公、攻長城供孟姜女,早已形成根深蒂固的民俗。長城關口內信奉儒釋道三教,關帝廟宣揚忠義,孔廟、魁星樓和文昌閣宣化國家秩序,整體上都倡導友好和平;長城關口外也修孟姜女廟,意欲打破藩籬……這樣的舉動,體現著各民族對中華民族、中華文化的深刻認同。

            長城文化是一種外在物化現象,又是一種社會歷史現象,更是由中華民族長期創造形成的特有的精神遺產。從物質到精神,長城文化凝結于建筑之中又游離于建筑之外,傳承和弘揚于中華民族的價值觀念、生活方式、行為規范、藝術作品和科學技術之中。從1935年聶耳《義勇軍進行曲》中的“筑成我們新的長城”和毛澤東《清平樂·六盤山》中的“不到長城非好漢”,到1984年鄧小平、習仲勛同志號召“愛我中華、修我長城”,再到如今建設長城國家文化公園,長城文化已然成為中國人民高揚的精神旗幟。

            長城,凝結著我國歷代各族人民的心血和智慧,積淀著中華文明博大精深的內涵。作為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眾志成城的象征,長城承載著中華民族太多的文化記憶與道德情感。在中國的版圖上,長城貫穿東西萬里,將其作為國家文化公園,得以揭示出中華民族和中華文明形成的源流。而長城文化的核心——自覺、自信、自立、自強,更是當今提升我們文化自信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長城4.jpg

            萬里長城·位于遼寧綏中的小河口

             

            人類命運共同體背景下的絲路長城


            作為人類歷史上宏偉壯麗的建筑奇跡和無與倫比的文化景觀,作為中華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脈,萬里長城在促進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形成、發展,以及在推動世界文明進程中都發揮了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邁步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我們更要用國際視野,從人類發展的高度重新審視長城。

            長城文化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最契合的,無疑是絲路長城。在我國眾多長城資源中,最能體現長城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精神的也是絲路長城。長城和絲綢之路兩個世界級文化遺產,縱貫東西、連通古今,給人以無限的啟迪。

            絲路長城是保障絲綢之路安全暢通,維護世界和平及交往交流的設施。它猶如中華文明張開的臂膀,大氣磅礴地擁抱著世界。2000多年來,絲路長城反復修建的目的就在于此。從甘肅蘭州到新疆烏恰的絲路南線走向與長城高度重合,長達2000多公里,足見陸上絲路對于長城的依賴。漢長城則從甘肅肩水金關、玉門關、陽關,分別往西向新疆繼續延伸。上世紀90年代末,國內考古界普遍認為別迭里烽燧是長城最西端。近年來,中國長城研究院先后6次考察新疆,第五次考察在阿合奇縣、烏恰縣又發現了第三次文物普查時沒有發現的長城資源,烽燧哨所遺址至今仍清晰可見。

            在絲路長城的護佑下,各民族文化乃至中西方文明得以交融,絲綢之路成為中華文明連接世界文明的紐帶,絲路長城沿線也隨之成為文化交匯的“高熱度”地區。自張騫鑿空西域,西漢“列四郡,據兩關”,中華文明由此遠播歐亞,多元文化在此和諧共生??梢哉f,長城在絲綢之路開辟了中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坦途。玄奘之路、敦煌莫高窟、云岡石窟都有長城的影子,這是中華民族努力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歷史見證。

            進入新時代,我們要更好地傳承和弘揚長城所體現的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和眾志成城、堅韌不屈的愛國情懷,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擁抱在一起,構建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推動中華民族走向包容性更強、凝聚力更大的命運共同體,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凝聚起磅礴力量,在伙伴關系、安全格局、經濟發展和文明交流互鑒方面繼續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萬里長城永不倒!



            來源:《中國民族》雜志2021年第6期

            文:中國長城研究院院長、東北大學教授 趙琛

            責編:龍慧蕊 王孺杰

            流程·制作:黃夢瑤(實習)

             

            0
            男人j进入女人j 的视频,被自己儿子绿了,人与自然视频播放在线观看

                    <address id="dndrp"></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