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ndrp"></address>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
            大運河:交融互動的紐帶
            2022-06-20 10:27

            作為入選《世界遺產名錄》的重要水利工程,大運河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工工程之一,包括隋唐大運河、京杭大運河、浙東大運河三部分。其最初開鑿距今已有2500余年的歷史,是我國各族人民勞動與智慧的結晶。自古以來,大運河不僅起著溝通南北、聯絡東西,促進國家政治、經濟、文化發展的重要作用,而且對于推動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維護國家統一也有著巨大的意義。

            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對建設大運河文化帶作出重要指示:大運河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是流動的文化,要統籌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2020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蘇考察時指出,要把大運河文化遺產保護同生態環境保護提升、沿線名城名鎮保護修復、文化旅游融合發展、運河航運轉型提升統一起來,為大運河沿線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人民生活改善創造有利條件。這為我們傳承、弘揚大運河文化提供了科學指引和根本遵循。

            大運河是中華文化符號和中華民族形象,保護好、利用好運河文化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我們要深入挖掘其深厚的歷史底蘊,充分展現運河文化的開放性、包容性、創新性、凝聚性,不斷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建設文化強國貢獻積極力量。

            XxjpsgC007437_20210616_PEPFN0A001.JPG

            (一)

            運河文化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我國各民族共同締造的,體現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獨特價值。

            大運河始于春秋時期吳王夫差開鑿的邗溝。為進軍中原,夫差自揚州城下開鑿運河,引長江水北流至淮河,史稱邗溝。吳國軍隊通過長江至邗溝,再至淮河,利用泗水進入山東境內,擊敗了齊國。此后,夫差又開鑿菏水,與晉國會盟。當初吳王開鑿運河為的是軍事征戰,但客觀上卻促進了南北之間的交通往來和溝通交流,為后世的民族大遷徙、大交往和大交融奠定了基礎。其后,魏惠王開鴻溝運河,溝通黃河和淮河,推動了中原各諸侯國之間的政治、經濟、文化交流,也方便了中原與楚、越等地的聯系,使中原地區較為先進的農耕文明得以迅速傳播,促進了邊遠地區的開發。

            隨著長期不斷、持續有效的經營,運河逐步成為古代中國的政治與經濟命脈,運河文化也由此開始萌芽并不斷豐富發展。

            秦漢為大一統時期,各民族之間交往交流交融的速度加快。與先秦相比,這一時期運河的政治屬性更強。秦始皇命監御史祿開鑿靈渠,強化了秦朝對南越地區的管轄,嶺南地區的開發深受益處,對當地經濟、文化、交通、商業發展尤其是各民族之間的交往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兩漢時期,開鑿關中漕渠、陽渠,治理黃河、整頓汴渠,使關中、關東漕糧源源不斷地輸往長安,滿足了都城供給,為長安國際性都市地位的確立奠定了基礎。與此同時,有相當數量的商人利用運河運輸糧食等各類物資,沿河地區商業往來及文化交流日益繁盛。漢末三國鼎立,處于分裂割據局面,運河的軍事性進一步增強。曹操先后開挖睢陽渠、白溝和泉州渠、新河,在此過程中實現了北方地區的統一。征戰過程中,運河的開挖加強了中原與遼東等地的聯系,使文化交流和商貿流通不斷拓展。西晉與南北朝時期因戰亂不休,大量北方民眾紛紛通過汴渠、泗水等運河遷往江淮、江南各地,運河成為民族遷徙的重要通道。

            隋、唐時期國力強盛,特別是隋煬帝開挖通濟渠、永濟渠,整理邗溝、江南河,形成了貫通五大水系的隋唐大運河。通過運河,一方面使漕糧、軍隊順利輸往邊防要地,另一方面加快了社會群體的流動,使長安、揚州、杭州等城市成為各族民眾聚居的重要地區。尤其是長安城作為絲綢之路的起點,人口達數十萬,還有不少外國商人在此經商或居住,促進了城市的繁榮及其國際地位的提高。唐天寶之亂后,藩鎮割據的局面一直延續至五代末期,大量北方民眾為躲避戰亂之苦,沿永濟渠、通濟渠等遷徙至江淮地區。

            兩宋時期,運河以都城為核心,滿足政治中心供需的作用非常明顯。東京(今開封)附近有汴河、惠民河、金水河、五丈河等4條人工渠道,其中汴河轉運江淮漕糧、商貨,乃北宋立國之本。其中金水河除作為運輸通道外,還因水質好,成為了京城供水的重要來源。當時京城不但設有都亭驛、來遠驛、懷遠驛,接待河西、契丹、西夏使者,還另置同文館、班荊館、瞻云館、禮賓院招待回鶻、吐蕃、黨項、女真等各族使者。南宋都城臨安(今杭州),境內主要運輸河道為浙東運河。該運河西起杭州西興鎮,東至寧波入海,與海上絲綢之路相通,大量日本、東南亞使者、商人通過海路與浙東運河前往寧波、杭州等地從事政務交流和商業貿易。

            自元代始,運河的河道管理、漕糧運輸、倉儲收納逐漸形成專業性制度,軍事功能弱化,而商貿流通、人文交流的作用顯著增強。1280年,元世祖忽必烈命黨項人來阿八赤主持開鑿位于山東半島的膠萊運河,溝通了膠州灣與萊州灣。來阿八赤認真負責,征集各族民工萬余人,歷時2年完成工程,大大提高了運輸效率。1289年,忽必烈又命契丹人張孔孫開挖從山東安山至臨清的運河,江南漕糧得以源源不斷地輸往元大都,滿足了京城所需。忽必烈取“會通天下”之意,為這條河賜名“會通河”。

            明代進一步完善運河管理體制,設漕運總督、河道總督、倉場總督負責漕糧運輸、河道維護、漕糧入倉等事務,并開南陽新河、泇運河以避黃保運,航行效率大為提高,商業物資的流通速度隨之加快,各族商人集聚于沿河兩岸的城市,極大地推動了當地的繁榮發展。

            清代的河政、漕運管理制度臻于完善,又開鑿皂河、中運河,治理高家堰,使黃河、運河兩河徹底分離,沿河市鎮進一步發展,各民族之間的交往進一步密切。至清末,盡管黃河北徙,運河部分河段斷流,傳統漕運日落西山,但運河區域多民族雜居相處、和諧共融的局面始終沒有改變,一直延續至今。

            歷代運河開鑿的史實表明,大運河是各族人民心血的結晶,也正是靠著各民族共同的力量,它才能貫通千百年,成為南北之間的大動脈,為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鞏固和發展作出了貢獻。

            (二)

            大運河歷史悠久,分布范圍廣、距離長,既滿足了沿線地區的經濟生活需求、刺激了商業市鎮的崛起,又加強了不同區域和民族之間的商貿往來、人文溝通,對于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具有重要意義。

            政治上,大運河打破了我國古代南北交通阻隔的狀態,使國家對基層社會的控制力增強。利用水運這種省時省力的運輸方式,大量漕糧從河南、山東及江淮、江南等地區源源不斷地輸往都城與邊防要地,促進了國家統一與政權鞏固。歷代王朝通過在運河沿途設置急遞鋪、驛站等,將各地訊息快速傳遞到京城,對中央政令的頒布與緊急事務的處理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此外,在運河沿線設置鈔關、河工衙署、糧倉等機構,對于增加國家財政收入、推動沿線城鎮發展、穩定蓄積等也起到了巨大作用??梢哉f,運河的開鑿與延續既是政治的產物,同時又有著調控社會秩序、穩固政權基礎、推動歷史進步的功能。

            經濟上,作為商貿流通的重要通道,大運河助推了沿線城市的崛起與商品市場的形成。與陸運相比,水運受自然條件限制較少,大量商人以運河作為運輸通道,以船只作為運輸工具,將全國各地的貨物輸往運河區域,使諸多沿線城市成為著名的商業中心、物流樞紐,形成了我國東部地區最為發達的商業圈,并建構了商業都會、中小城市、沿河市鎮的市場網絡體系。與之相隨,民眾生產與生活方式都有了較大變化,逐漸從傳統農耕轉變為經濟作物種植、手工業生產、商業作坊經營等。來自全國各地的各民族商人分布于運河沿線,從事糧食、皮毛、珠寶、香料、餐飲、醫藥、綢緞、布匹、食鹽等行業的經營,與當地民眾的交往交流交融不斷增強,對運河區域經濟社會的發展貢獻很大。特別是元、明、清三朝,天津、滄州、濟寧、德州、聊城、臨清、徐州、淮安、鎮江、揚州、杭州等運河碼頭與商埠,一直是各族商人重要的聚居區。

            文化上,大運河是一條相互交流、彼此借鑒、取長補短的重要通道。自開鑿之日起,其文化溝通的功能便逐漸顯現。我國的江河主要為東西流向,所以南北文化交流曾經受地理環境影響較大。運河的貫通,突破了地理的限制,不同區域、不同階層、不同民族的文化你來我往、互相交流,促進了運河區域文化的繁榮,并使其具有開放、包容的特質。運河也是一條文化交融之河,增強了各族群眾對中華文化的認同,促進了區域文化、民族文化乃至中外文化的互動與融合。各族群眾不斷交往交流交融,共同為地方經濟社會的發展貢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三)

            作為各族人民的偉大創造,大運河為后世留下了無數寶貴的財富。2019年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規劃綱要》,強調要以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為引領,統籌大運河沿線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綱要指出:“大運河是具有2500多年歷史的活態遺產,溝通融匯京津、燕趙、齊魯、中原、淮揚、吳越等地域文化,以及水利文化、漕運文化、船舶文化、商事文化、飲食文化等文化形態,形成了詩意的人居環境、獨特的建筑風格、精湛的手工技藝、眾多的名人故事以及豐富的民間藝術和民風民俗,至今仍散發勃勃生機”“大運河自古以來就是全國各民族各地區交融互動的關鍵紐帶,也是中外文明交流互鑒的前沿地帶,對國內外文明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是中華民族留給世界的寶貴遺產?!贝筮\河文化帶規劃所包括的“五大片區”“六大高地”中有許多地方屬于多民族聚居地區,通過對運河文化的保護、傳承與利用,有助于促進民族團結,實現區域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

            大運河既是我國的文化遺產,也是世界文化遺產,其作為標志性符號的影響力已超越了地域與國界。作為悠久的歷史之河與燦爛的文化之河,其留存的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不計其數。這些寶貴財富是各族人民共同創造的成果,對于推動全社會進一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不斷鞏固各民族大團結意義重大。要通過對大運河重要遺址遺跡的考古發掘、大運河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大運河中華老字號的保護發展以及大運河古村古鎮保護展示等方面工作的深入開展,講好大運河故事。要加大對運河商貿、歷史名人、傳統技藝、民間戲曲的保護與宣傳力度,挖掘大運河積淀數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文化自信。要生動闡述運河文化遺產標識和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標識的內涵、價值與意義,做好宣傳與推廣工作,使運河文化的標志性符號深入人心,成為促進社會發展與民族團結的重要推動力。同時要保護好水道環境,做好城鄉綠化美化,完善公共服務體系,使運河沿線區域成為各族人民更加美好的家園。


            來源:《中國民族》雜志

            作者:鄭民德 王云

            責編:劉雅

            流程·制作:張偉(見習)

            0
            男人j进入女人j 的视频,被自己儿子绿了,人与自然视频播放在线观看

                    <address id="dndrp"></address>